Banner
首页 > 新闻动态 > 内容
全球疫情下的国际空运:卖方市场下运价屡创新高
- 2020-09-25-

2020年1月,笔者完成《非典记忆——疫情冲击下的中国民航》之后,对非典对于航空货运的影响印象尤其深刻。极少给人投资建议的笔者经过再三思量,给最好的五位业内朋友分别发出了五条一样的短讯:“赶紧订舱吧”“硬包”。前几天一位朋友告诉我“你这两条短讯每个字都价值X百万。”

“硬包”是一种和航司签署的类似对赌协议,以固定价格承保航司某一航线的固定舱位,市场波动风险由自己承担。

进口高涨

笔者直观感受到疫情对于国际货运的影响首先发生在二月底。

1月下旬武汉封城后,国内疫情进入爆发期,而国外还相对平稳,海外广大爱国华侨华人,自发在境外筹集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物资发往国内(当然也有运回国内转卖的),因此,以往比较冷门的进口线路也略有升温。

不过,尽管当时中国国际航班数量虽然有所减少,但是与多数地区仍然通航,所以整体行情变化并不非常大。

据笔者接触的情况,寄回物资的主力是浙江籍海外人士,甚至更主要是温州籍人士。寄运物资的行动也很快从开始的个人行为,逐步变成以商会侨联等组织为寄托的半组织行为。


温州籍侨胞包机运回的捐赠物资。

到2月初,前往中国的国际航班大幅减少,美国航司甚至停止了所有航班。国航从2月11日起每周二、四、五、日将执飞北京—洛杉矶—旧金山往返航班,每周一、三、六将执飞北京—纽约—华盛顿往返航班,以“串飞”的形式用较少的航班保证了几大城市不断航。

随着国际客运航班的减少的还有客机的腹舱载货运力,马德里、米兰、罗马、还有基辅、以及非洲和中东一些地区都出现了海外华人捐赠的抗疫物资难以回国的情况。

此时,国际进口运价已经比平时高出了数倍,一些当地华人华侨运输公司开始自发组织将零散物资统一归类运输,比如乌克兰漫天飞物流就联络乌克兰撤侨包机的腹舱,运回了捐赠的抗疫物资。随后“菜鸟”开始加入跨国的统一运输捐赠物资的战团。 

据笔者接触的情况,此时菜鸟网络在向国内运送抗疫物资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采取了针对捐赠人免费运输捐赠物资的办法。利用初具规模的海外集散系统统一行动,通过其在比利时的集散点和全货机定期航班,运回了大量滞留抗疫物资,还组织了全货机包机直接前往捐赠物资较多的罗马、米兰等地直接运回物资。

比如说在2月13日,由温州市侨办侨联协调运输抗疫物资的ASL公司B747全货机包机从罗马飞往浙江。


ASL公司B747全货机。

而到了3月初,已经有很多国家开始逐步禁止医疗抗疫物资出口,这也给很多非捐赠的抗疫物资运输带来麻烦。

2月底3月初,进口运价有所上涨,但是此时除中国外的国际航线网络受影响较小,整体涨幅仍在可以理解范围内。不过随着疫情在欧洲的逐步蔓延,国际货运开始出现异常。

3月中旬,航空出口运价已经开始有不到一半的上涨,随后,随着各国宣布“封国”,国际客运航班大幅减少甚至消失,客机廉价的腹舱资源消失,国际货运压力迅速全部传导到全货机身上,导致全货机运价疯涨。

3月20日左右,国际出口运价已经达到了2017年旺季创下的最高纪录,随后国际运价开始变成海鲜价,每日一变,尤以3月27日和3月30日为甚,不出10天已经将2017年创下的记录又整整翻了一倍。4月初,多数航司的全货机已经把当月日程排的满满当当。

民航史奇观"客代货"

由于境外疫情蔓延,中国作为抗疫物资的主要生产国,出口压力陡增。由于腹舱资源减少,加上抗疫物资属于高度的“时效件”。此时国际航空运价开始变得非常异常,出口运价涨到了往年5到6倍的价格,而且出现资本势力介入传统包机市场,情况是非常恐怖的,4月初北京和广州最近都出现了天价包机(现在反观还觉得便宜),导致很多快递公司直接把国际空运小包都停了。

由于国际货运价格飙涨,而航司大批的客机闲置,此时出现了民航史上的一次奇观“客代货”。

客代货就是以客机执行运输货物的航班,全程不载客。笔者首次发现客代货是2月9日,厦门航空承运援助武汉医疗队时原计划派遣两架737包机,但是由于医疗队随队救援物资较多,厦航临时增派一架737客机运载物资全程不载客。


客机拆除座椅改货机。

4月初,据悉上海某航司开始用330客机执行“上海-马尼拉”的客代货航班,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也在网页上登发文章,专门对“客代货”进行技术指导。随后出现了拆除经济舱座椅的更专业的客代货航班,商务舱座椅则由于拆卸困难都被航司保留在了飞机上。

但是由于地板承重和机内空间限制,运输体积很大的抗疫物资时,客机客代货一般只能运输同等全货机1/4到1/3,并不划算。也许有减少飞机停场,维持飞行员最低飞行小时数等其他因素影响,客代货至今还是火热的持续,国航的777、747客机至今仍然在中美之间执行繁忙的客代货业务。

客代货之后,甚至出现了“验证机代货”,“加油机代货”,“专机代货”。例如,由于技术验证机的机舱内仅仅安放配重和检测仪器,空间较大,被空客看中充当全货机。


A330-800测试机抵达天津运送防疫物资。

3月21日,空客A330-800测试机从图卢兹飞往天津,运送了大约200万个口罩回到欧洲。4月4日,空客再次派出A350-1000测试机从天津运回数百万个口罩等医疗物资。波音近期也有使用747LCF运输物资的计划。

抗疫物资普遍属于密度小体积大的“泡货”,限制单次航班运输数量的不是重量而是体积,因此,安225、安124这种运费价格高昂、仅用于运输特殊尺货品的大型运输机,此时也显得可爱起来。


来中国拉医疗物资的安124。

首先,它们的容积大,安124货舱容积约为1000m³,比B747F和777F大一半左右。安系飞机货仓是整体式的,可以采取直接填满这种粗犷的方式,抗疫物资装载量就比“正常”的波音系远程货机大得多了。

其次,它们的租金平时相比较高,但是此时大家价格都涨了起来,安系飞机也就不显得高了,因此,大家可以看到安225和安124目前在中国天空中非常的活跃。

稀缺的全货机此时真是变成了香饽饽,没有全货机的国家只能使用宽体机客代货运输。当然还有更艰苦的情况,就是连宽体机都没有的国家,例如罗马尼亚就派出了多架B737客机长途跋涉,多次经停加油来到中国运输救援物资。


长途跋涉的罗马尼亚B737。

货代感慨:每天都在与航司谈城下之盟

这种货运价暴涨的情况下,空运市场变成了完全的卖方市场,每天跟航司谈合同,真的有种“城下之盟”的感觉。航司普遍是开出价码后要求“接受或者拒绝”,不给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甚至还有一些较小货运航司,对于之前签署的长期合同直接单方面违约。

时至今日,空运市场已经有进入白热化的趋势。随着中美运价再上新高,上海、郑州等地都出现了严重的“爆仓”,货运量暴涨导致了保障压力陡增,货物堆积装运压力大,各地场站都组织了“突击队”等应急支援人员上场。

抗疫物资

但是值得警惕的是,这段时间从空运的货物种类来看,正常贸易已经基本中断了,所有的货物基本全部是防疫物资。笔者相识一位物流公司老板,原本由于传统货物中断,3月中旬已经做好全公司放假,公司货车去跑“货拉拉”的准备,但是防疫物资的运输兴起使他迅速打消了这一念头。

上海、北京、广州、郑州都是抗疫物资出口量较大的地区。北上广是传统强点,由于抗疫物资生产厂家而主要集中在湖北,河南,山东,安徽等地,郑州货运发展相对较强距离生产地比较近。

很多以前没有出口抗疫物资经验的生产企业,在办理出口资质时也走了一些弯路,给自己也带来了一定的麻烦。比如笔者曾经接到一份针对某公司CE认证颁发机构的公告“该机构是没有PPE法规 (EU) 2016/425授权,因此无权签发防护口罩CE证书,该证书不符合欧盟法律规定。”最终导致一批货物在境外被当地海关查扣,然后迅速拍卖被政府机构拍走。

这里提一下,除了抗疫物资,另外一个火爆的货品是游戏机,由于欧美居家隔离的开始,游戏机需求量大增。




客服热线:13757134151

公司电话:13757134151

办公邮箱:437126311@qq.com

公司地址:杭州市拱墅区阅城新座1幢403

版权所有:杭州海祥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杭州乐软科技有限公司手机版

我们是杭州EMS国际快递代理商,专线价格优惠,可上门取件,需了解公司电话,怎么寄,哪家好请联系我们

  • 扫描关注杭州海祥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